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逆转世界,就是后宫的美少女天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逆转世界,就是后宫的美少女天国!
第一章 听天由命也不错「如果你们有了女友,想要什幺样的玩法?」「当然是口交吧。」「一次就好,希望有女人能舔我的屁眼,同时打手枪。」「不愧是藤间,等级也太高了。」我、藤间和也在下课时间,跟损友们聊些荤段子。自己说是有点那个,但我是个普通至极的学生。真要说的话,就是性慾比其他人多一些吧……所以不管怎样,都到了对性教育很有兴趣的年纪。就算在学校,也是跟损友们分享A书,讨论在网路上看到的黄色话题。「如果能跟我们学校的女生上床,你们会选谁?」「这个嘛……我还是会选下川吧。」我想了想,回答。「白癡,那是高岭之花吧。」「不就是妄想吗?选谁都没差吧?」「不过,你也太夸张了。」「对啊,你说的可是校花耶?最好会看得上你啦。」明明是妄想,却说得很大声。确实啦,我刚刚说的下川久美,就是校花等级的美少女。而且,对每个人都很温柔,所以无论男女都很有人气。「那幺,你们会选谁啊?」「我想干那个很可爱,却听说是个婊子的学妹。」「啊啊,传闻我也听过。」「那个女生,只要对她下跪就能干了吧?用口交当作打招呼。」确实,听说学妹当中有个婊子。那个女生的性经验很丰富,而且很没防备……「我虽然也喜欢色色的女生,但真要选的话,还是那个一直待在图书室的扑克脸学姊吧。」「什幺?你是姊控?」「被女人用目光嘲讽、痛骂的话,不是很兴奋吗?光是想像就勃起了。」「你是M啊。」损友们不知不觉暴露性癖,让我们聊得更开心了。就算会被女生敬而远之,但我们也没妨碍到其他人吧。我们是健全的绅(ㄅㄧㄢˋ)士(ㄊㄞˋ)。「真想要一个女友啊。」「不对,没有女友也行。但至少要有个砲友。」「我知道。就是活动插座吧。」所以,我们这群绅士不受欢迎,当然也没有女朋友。所以才能像这样,不顾形象开黄腔吧。很可悲,但也是很快乐的时间。「我回来了……」充实时间(至少对我来说很充实)过后,回家。然后,在网路上找今晚打枪的配菜。「喔喔,在街上跟女生搭讪后,拖进有魔术玻璃的厢型车里面开干啊。真好。」找到喜欢的东西后,自家发电。打了四枪后,才终于进入贤者模式。「打完手枪后,才能恢复冷静啊。」结束一天的锻鍊后,找出喜欢的A书,再次锻鍊右手。尻完三枪,肚子饿了吃晚饭。「运动之后,饭更好吃了。」吃完饭后,就是饭后运动的自家发电。作为最后冲刺,打了五枪。「呼……真爽。洗洗睡吧。」对我来说,跟平常一样的日子结束了。对,直到这天为止,都是一成不变的日子。「呼……早上了啊。」伸懒腰,打呵欠。在换上制服之前,先尻枪吧。一日之计,在于晨勃,对吧?没人说过这句话吧?至少我说了。「吃早餐吧。」让脑袋跟身体都恢复平静后,吃早餐沖澡。打枪会流汗,而且还有腥臭味,当然不能这样就上学了。我可不是那幺有种的勇者。「好,没有东西忘了。」看看书包,点头。笔记本,课本。还有今天讨论用的荤段子笔记。拿着,跟平常一样上学。「嗯?怎幺搞的?」我都是搭电车上学……但看见停在眼前的车厢后,我有些惊讶。上面写着,男性专用车厢。「什幺时候有这个玩意的?」我听过女性专用车厢,但是男性专用车厢有必要吗?我歪着头,总之先搭别的车厢吧。没必要一大早,就跟臭男人亲热吧?根本是拷问了。这幺想着,搭上普通车厢。「……」搭上普通车厢后,感觉怪怪的。是错觉吗?女性乘客似乎很多。若是这样还没什幺,但大家好像都穿得很清凉。有个女人露出胸口,有个女人的裙子短到内裤都跑出来。怎幺回事?现在流行清凉装?虽然我很欢迎就是了。但是,有个问题,就是过度刺激我的胯下了。被发现的话,肯定会被当成癡汉。努力维持冷静……「等等、请别这样!」「嗯?」我跟神明认真拜託,不会被人发现胯下肿一包时,听见声音。看过去,跟我穿一样制服的男生,抓住一个OL的手。难道是、癡汉?那个OL确实很美啦?但是、好像怪怪的?「上了电车之后,妳一直在摸我的屁股吧?」然后,男学生对OL说了。等等、反了吧?这句话应该OL说的才对吧?「对不起……我忍不住了……」OL竟然道歉了。难道、那个OL是癡女?我终于发现异状了。一般来说,应该是OL抓住男生的手才对。不过,我却看到男生抓住OL的手。「跟我在下一站下车吧。」「……是。」听了男学生的话,OL乖乖点头。吓到我了。那幺漂亮的大美人,竟然是个癡女……到学校后,用这个遭遇当话题吧。「那真的太夸张了。如果是AV那还勉强能接受。」「喂,一大早说什幺啊?」「学校不是聊这种话题的地方吧?你有没有大脑啊?」「啥?」我说出电车那位美人OL癡女的事情时,回应却很意外。大家都红着脸,眼神像是看见髒东西似的。平常应该是大家围上来逼问才对啊,想不通。「嘛,算了。今天我有带很棒的A书来喔,想看吧?」「靠,你带什幺东西来学校啊?」「别拿那种噁心的书出来。你很烂耶!」「啥?」又是意外的反应。大家都是昨天闲聊荤段子的损友啊……「我知道了,你们想要整我对吧?」「你说什幺傻话啊?」「不必装了,拿出你的A书吧。」「你脑子进水了吗?差不多一点吧。」「你真的有病。」「喂、喂、等等。」损友们一脸呆愣,走掉了。怎幺回事?他们……吃了什幺怪东西吗?「难得找到一本超色的A书耶……」「咦?藤间,你带什幺书来呢?」「呃、这个……」突然听到女生的声音,我连忙把A书藏在背后。「不要藏了,给人家看看嘛。」「不、不行啦!」「没差吧。」女生绕到我的背后,直接抢走A书。什幺!竟然被抢走了!「喔,这是A书嘛。这难道是你的?」「呃、是的……」「真的假的?你喜欢这种书吗?」「啥?喜欢啊。」「男生也喜欢这种书吗?真意外。」意外的,是妳说的话吧。我还以为会被瞧不起的……「那幺,你对色色的事情有兴趣吗?」「没兴趣的话,就不会带A书来啊。」「也是呢,你会想做爱吗?」「啥!?」听到女生说出做爱两个字,我真的吓到了。听到同班同学的女生说这种话,挺兴奋的。「啊、对不起。我突然说这些,对你来说太刺激了对吗?」「不会啊。我超想做爱的。」「真的?不要勉强喔?」「没有勉强。我很想每天都打砲啊。」「这样子啊,男生也会这样吗?」女生又浮现感到意外的表情。「那幺,妳又是怎样?」「咦?我吗?」「啊啊,对打砲有兴趣吗?」「这不是废话吗?怎幺可能有女生对打砲没兴趣呢?」女生笑得很开心。对我来说,这才是意外的发言吧……「吶吶,你喜欢什幺体位呢?说出来参考看看嘛。」「这个嘛,正常位不错,但是后背位也很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很想玩玩看骑乘位,骑在男人身上呢。」跟我说话的人,真的是女生吗?直到昨天为止,都是冷眼旁观我们这群说着荤段子的人吧。「……」对,感觉怪怪的……呃,那是下川久美?看过去,那是校花下川久美。她跟我是同班的。「……!」跟下川对上视线,她连忙转头。不妙……被听见刚刚那些黄色对话了?她肯定很讨厌这些话题,看不起我吧……「吶,有在听我说话吗?」「啊啊……」然后,女生继续搭话。但我很在意下川,没办法集中。「……所以,作者那时候在想些什幺呢?」上课开始,我回想从今天早上发生的经过。……很奇怪。出现男性专用车厢,以及许多打扮性感的女人。美人OL癡女,对荤段子很排斥的损友。然后,班上的女生们,对我的荤段子很有兴趣。该怎幺说?感觉男生跟女生的立场颠倒了?「……怎幺可能。」这也太荒唐了。不过,很奇怪。只有这点可以肯定。「虽然我也很想口交,但没有男生愿意让我含呢。」「下次要不要搭讪看看?」休息时间,我跟平常一样聊着荤段子。不过,对象换成班上的女生了。「对了,女生也会自慰吗?」「讨厌,你在问什幺呢?」「啊、抱歉。一不小心就说了。」「自慰当然会做啊,对吧?」「嗯嗯,当然呢。」靠北,都老实承认了。应该说,妳们也太坦率了吧?「那幺,男生呢?」「会不会自渎呢?」女生们很有兴趣。没想到会有被女孩子逼问这种问题的时候。「每天都会尻枪啊。」「咦?真的?」「糟糕,听到就让我兴奋了。」「我能体会。我也很躁动呢。这就是今晚的配菜呢。」而且,反而是女生很兴奋。当然,配菜也是女孩子说的。不过,没想到会有跟女生聊荤段子的时候啊。男生们则是一样,站远远冷眼旁观……「对了,女生在自慰的时候,都是用什幺样的配菜?」「咦?这个嘛,我会想很多耶?」「啊,我知道我知道。会想着突然被男生扑上来强姦呢。」「对对,这种进展很让人兴奋呢。」「是这样啊。」「嘛,不过现实中就免了。这只是想像喔。」女生们聊着自慰话题,我看了下川。聊荤段子聊得这幺大声,没问题吗?「啊……」这幺想着,看看下川,下川也刚好在看我。跟刚刚一样,我连忙转头。但是,立刻又偷偷看过来。……那个反应,至少不是讨厌吧。看起来,是很在意我这边的样子。怎幺可能啊?因为,下川可是校花等级的美少女。清纯的高岭之花。告白的人肯定一堆吧。这种偶像,怎幺可能会在意男生?而且,我还在聊着荤段子耶,肯定被敬而远之。……虽然自己说很可悲就是了。「吶,你有在听吗?」「啊啊,抱歉,说到哪里了?」「啊,果然没在听。我在说喜欢的A书喔。」「讨厌,你要认真听嘛。」「抱歉抱歉。」不知不觉,女生们直呼我的名字了。女生喜欢帮人加个小名啊……想着这些琐碎小事,继续聊着黄色话题。「那个……方便打扰一下吗?」放学后,下川久美说了。应该不是对我说的吧?差点就误会了。「那个、藤间同学?吶、有听到我说话吗?」「啥……?」想说下川是不是在拉我的袖子,结果又拉了几下。直接喊了我的名字,应该不是听错吧?「啊、找、找我有什幺事?」「太好了,终于听到了。那个……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下川脸有些红红的。放学后的这种表情……难道是告白!?「说、说什幺?」「这里有点……可以跟我过来吗?」「啊、嗯。」我点头,跟在下川后面。「保健室……?」然后,下川带我去的地方,是保健室。脑袋浮现问号。干嘛要来保健室啊?「来,进来里面。」我思考时,下川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为什幺会有保健室的钥匙?「怎幺了?快点进来。」「啊啊。」我乖乖听下川的话,一起进去保健室。下川走在后面,关门。听到锁门的声音。「那个、下川?为什幺要锁门?」「咦?因为,我不想看到有其他人进来碍事啊?」碍事?碍什幺事?但是下川笑得很开心,让我把话吞了回去。「比起这个……我说,你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呢?」「交往?我目前是光棍啦。」「是、是吗!」下川听见后,表情豁然开朗。「那、那幺,你有没有喜欢、或是很在意的对象呢?」下川声音有些飘高。预料之外的进展,下川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这个反应……该不会?「喜欢、或是在意的对象,当然有啊。」「啊、是吗……?」下川明显浮现很悲伤的表情。这种表情,让我心跳加速。「对,那个对象就在我面前了。」「咦?……那是……」我抓抓脸颊。说起来挺丢脸的。「啊、那、那个、好高兴……」有如鲜花的笑容,就是在说下川吧。下川实在太可爱了,我忍不住就亲上去。「嗯……!」那一瞬间,下川的身体抖了一下。但不是抵抗,乖乖接受我的嘴唇。亲了好几秒,才放开。「…………」「…………」我跟下川,默默看着对方。这种气氛是不是很不错啊?上吧……!「藤间同学!」「哇!?」我才刚这幺想,下川就把我推倒在床上。「下、下川?」「对不起。因为我还是处女,没有经验……」这幺说后,下川脸贴了过来。嘴唇温柔贴住。「嗯、啾……啾噗……」然后,舌头钻了进来。溼答答的触感。然后,我也把舌头缠绕上去。「哈噗、嗯啾……啾噗噗……啾噜……」热呼呼的舌头缠在一起,爽到脑袋都麻痺了。没想到,下川会这幺大胆热吻……瞬间以为在作梦,但过于强烈的快感,点醒我这是事实。「嗯啾、啾噗……啾噜噜……嗯啾……哈啊啊、我的亲吻……舒服吗?」「超爽的。」「真的?好高兴、啾哩……嗯啾……啾啪啾啪……」作为主动热吻的一方,下川像是感觉还不够,手朝我的胯下摸过来。因为接吻让我兴奋了,肉棒早就变硬。「呵呵、肉棒很硬了喔?」「因为下川吻得很色,当然会硬吧。」听到下川说出肉棒两个字,让我的肉棒不停抖动。从外表清纯的嘴巴说出来,太刺激了。「哈啊、哈啊、我忍不住了……」「忍不住是……靠……」下川拉开我的拉鍊,肉棒弹了出来。像是对解放出来感到很高兴,肉棒一直跳动。「啊嗯、肉棒很有精神……这边、也忍不住了对吧?」这幺说后,下川站在床上,把裙子跟小裤裤一起脱掉。从我的角度,什幺都看得一清二楚。然后,下川用裂缝贴住肉棒前端,腰部上下晃动摩擦。裂缝已经湿透了,触感湿黏。「嗯嗯、吶……你还是处男吗?」「啊、啊啊……」没什幺好隐瞒的,我乖乖点头。「呵呵、那幺、彼此都是第一次啰……你的处男、我就收下了。」「啊、咕……!」下川这幺说后,腰部慢慢压下来。像是把裂缝撑开那样,龟头被吞了进去。然后,又热又软的触感,把肉棒夹住。「嗯嗯、进来了……啊呼……啊嗯……嘿!」确定前端都进去后,下川一口气压下腰。有种捅破薄膜的触感,肉棒都被吞了进去。「咕……!」「啊啊!嗯嗯、全、全部进来了……没、没有想像中那幺痛……」肉棒全部都被湿黏的淫肉包住。这就是……女孩子的阴道!比起打手枪,不知道爽了几百倍!我终于毕业了!而且,对象还是校花下川久美。「呼啊啊、肉棒太棒了……把我的里面撑满了喔……」下川这幺说后,开始慢慢晃动腰部。溼答答的淫肉摩擦肉棒,带来让人身体发麻的刺激。「啊啊嗯……呼啊……肉棒、好硬……嗯嗯……好硬……嗯嗯嗯……」床铺晃来晃去,下川摆动腰部,像是在品尝肉棒似的。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小穴,让我爽到动不了。「哈啊、哈啊、这就是SEX……嗯啊啊……好舒服……呀嗯……腰部、都停不下来了……呀……」下川晃着巨乳,腰部加速跳动。每次肉棒前端顶到深处,就感觉小穴分泌出更多爱液。「下川的小穴越来越湿了。肉棒让妳这幺爽吗?」「嗯、嗯、肉棒好硬、好粗、太棒了……嗯啊啊……在我的里面、磨来磨去……」下川呻吟,腰部压下来。身体扭动,肉棒也跟着遭到拉扯,带来不同刺激。爽到身体在抖了。「呀呜呜!肉棒在我的里面乱动……嗯啊啊……啊咕……啊啊……啊嗯……!」「因为下川的体内太爽了啊。」「真、真的?呵呵、好高兴……啊啊、啊嗯……让你、更舒服喔……呀嗯……嗯嗯、嗯嗯!」「咕、太用力了……」发出啪啾啪啾的声音,下川更用力摆动腰部。还留有僵硬触感的阴道,也渐渐熟悉肉棒的形状了。「啊啊、这样好棒……嗯啊啊、顶到里面、身体就觉得很麻……呀嗯……好舒服喔……啊啊……」溼答答的阴道,紧紧夹住肉棒。淫肉像是在表达欢迎似的,吸个不停。我忍不住自己抽送了。「啊啊、呼啊……不、不要这样动……交、交给我就好……嗯咕……嗯啊啊……呀啊啊!」「这、这幺爽,要我不动是不可能的!」这幺说后,我从下方往上顶着下川的小穴。阴道也跟着喷出爱液。「呼啊啊、这、这样好棒……嗯咕……肉棒顶到底了……呀嗯……啊啊……嗯嗯!」下川舒服呻吟,比刚刚更用力摆动腰部。肉棒摩擦肉襞,让下川背部发抖。阴道也夹到肉棒会痛的程度。「啊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咕……」下川专心骑着肉棒。溼答答的淫肉黏住肉棒,带来让人头皮发麻的快感。「哈啊啊……做爱、太棒了……嗯咕……这种感觉……忘不掉了……啊嗯……啊呜呜……」「不必忘啊。什幺时候想被我干都可以。」「真、真的?约好了喔……嗯咕……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呀啊!」像是对我说的话有了反应,阴道夹紧。下川舒服呻吟的表情,看不出平常的清纯。那是比任何A片女角都更淫蕩的表情。这让我更兴奋,肉棒肯定变得更粗了。「呀呜!啊啊……肉棒、又在里面变大了……呀啊、摩擦到敏感的地方……啊咕……呀嗯……」下川喊出尖叫惨叫的声音,但腰部依然没有停下来。「下川的小穴,渐渐熟悉肉棒了啊。」「啊啊嗯、嗯嗯、我知道……我的小穴、变成肉棒的形状了……呀啊……嗯嗯……」阴道像是别种生物似的,夹紧肉棒。每次顶到底,下川背部就往后仰。「嗯呜呜……啊啊……啊啊、顶到里面的感觉好舒服……撞到子宫口了……呀嗯……嗯嗯!」发出滋啾滋啾的声音,肉棒在下川的小穴进出。淫肉简直像是在对肉棒榨汁了。「呀嗯、肉棒在里面抖动……嗯呜呜……嗯啊……啊啊……嗯嗯嗯……」「咕……下川的小穴、夹得比刚刚更紧了……」「啊啊、啊嗯……肉棒在里面出入、让我越来越舒服……呀呜呜……」下川的小穴满是爱液,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我拼命抽插。下川的小穴烫到像是快要烧起来,把肉棒吞进去。「呼啊啊、啊嗯……太舒服、我变得好奇怪……呀呜呜……嗯嗯……」「儘管爽吧!」彼此都只顾着追求快感。只想着怎幺变得更爽。「啊嗯、啊啊啊……呀啊……」光是黏膜跟黏膜摩擦,就够爽了。可以的话,真想一直这样插在里面。「啊啊、嗯咕……肉棒顶到里面、让我的思考、空白了……呜呜……」下川呻吟,阴道夹紧。我则是用力往上顶。「呀呀、太激烈了……呀嗯……嗯嗯、嗯啊……」「下川不是比刚刚更用力扭腰吗?」「因、因为、肉棒让我太舒服……腰部自己动了……嗯嗯、嗯咕……」下川说的话,让我爽到背部发抖。因为,校花正在吃我的肉棒啊。怎幺可能有人不兴奋呢?「下川、下川!」「嗯啊啊、比刚刚更用力……这、这样不行……呀呜……嗯嗯……」「我的肉棒让妳很爽吧?我插。」「啊啊、不行、嗯嗯……呀啊啊……啊嗯……」下川的淫肉蠕动,缠住肉棒。源源不断的快感,让我快到极限了。「啊啊、啊嗯、肉棒前端膨胀了……嗯呜、啊啊……」「下川的小穴太爽、让我快射了……」「快、快射了?精液要射在我的体内?」「射了……我会射很多出来。」「嗯、嗯、射出来。全部射在我的体内……!」「咕……」下川的阴道,夹得比之前更紧。这个瞬间,让快感一口气爆发。「射了!」咻!「嗯啊啊啊啊啊啊啊!」肉棒插到阴道最底部,直接射精。肉棒不停跳动,喷出精液。下川被我中出,背部后仰。阴道一直收缩,肯定高潮了吧。把所有精液,通通注入下川体内。「哈啊、哈啊、做爱太棒了……以后还会跟我做、对吧?」下川全身浮现汗珠,笑得很淫蕩。我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好,这是我的ID。要登录上去喔?」「啊啊、谢了。」在保健室打砲后,我们交换彼此的联络方式。这样的话,随时都能联络了。「然后,有一件事想拜託你……」「什幺?」「那个、我可以称呼你的名字吗?」下川手指转来转去,害羞说着。未免太可爱了吧!「当然可以!我也能称呼妳的名字吗?」「嗯,这样我会很高兴。」下川满脸笑容……久美露出微笑。爽到像是在做白日梦了。「那幺……我们回家吧,和也。」「是啊,久、久美。」称呼女生的名字,让我很紧张。而且没交过女朋友的关係,自然会紧张了。「呵呵,那我们回家吧。记得你是搭电车上学吗?我们一起搭吧。」「喔喔。」这幺说后,久美勾着我的手。我兴奋点头。「那间店的甜甜圈很好吃喔。下次要一起去吃吗?」「很好啊。」「还有,那间店的衣服很可爱喔。你喜欢什幺样的衣服?」「只要是久美穿的衣服,什幺都好看。」「没那回事喔。成熟款式的衣服,我就不适合穿。」边聊天,边走向车站。久美一直勾着我的手,把胸部贴上来。这让我心跳加速,久美看了乐在其中。……个性或许意外挺爱捉弄人的。「哇,好多人呢。」「是、是啊……」搭上电车,久美的行动更直接了。胸部跟私处贴住我的身体。这当然会让我有生理反应。「奇怪?有什幺硬硬的东西贴住了?这是什幺呢?」「久、久美……这是……」「嗯~不知道是什幺呢~」久美自己把私处贴过来,磨来磨去。那个表情,绝对是故意的。紧贴的身体跟香味,让我想起刚刚的经过,越来越兴奋了。「下一站是光圆寺──」「要下车了……」「唉呀,到站了吗……?」「表情别这幺失落啊。明天又能见面了啊?」「嗯,明天见啰。」「明天见。」我下车了。久美一直对我挥手,直到门关上看不见为止。身体还留有她的柔软触感跟香味。我目送电车离开,捏了脸颊。「好痛……」既然会痛,就不是在作梦吧。就是说……我真的跟久美做爱了。「呀喝!」我下意识比了胜利姿势。现在是人生中最棒的时期。带着兴奋情绪回到家。「呼,真爽。」洗完澡,看看手机。久美传讯息过来。「什幺?」看看内容,说是明天要一起上学。我当然回应OK。立刻收到回信。『好高兴。约好了喔。』然后,回信写明几点几分的班车。我再次回应OK,为了不要迟到,赶快睡觉。很久没这幺期待明天了。「早安,今天也很多人呢。」「早安,久美,说得没错。」跟昨天一样,久美的身体贴得很紧。大胸部的触感,很鲜明。一大早就有这幺棒的享受,活着太好了。享受这种幸福时光,前往学校。「喂,看看那个。」「真的假的……」「骗人,他们是那种关係吗?」「呜呜、好羡慕……」走出车站上学的途中,周围的学生变多了。跟昨天一样,久美勾着我的手。看到之后,男生跟女生都议论纷纷……反应不太一样。男生不太能接受,女生则都是羡慕、不甘心的表情。不是我在自夸,我是非常普通的学生。外表、运动、成绩都一般般。唯一能够炫耀的,就是无底洞的性慾吧。这也没啥好自夸的……相对的,久美则是五官端正、成绩优秀,运动万能,个性又好。仔细想想,男女生的反应是不是反过来了?「怎幺了吗?好像在发呆。」「没、没什幺。」听到久美的声音,我回神了。算了,这没啥好在意的。看着久美的可爱笑容,我这幺想。「久美,请妳一五一十招来喔!」「藤间同学,请把久美借给我们一下子喔。」「啊啊……」走进教室,久美就被几个女生围住了。应该是要逼问吧。女生也有女生自己的世界啊。在这之前,我也得跟损友们报告才行。「早安啊,诸位。」我摊开双手,爽快跟损友们打招呼。因为,我昨天从处男毕业了。感觉,世界一切都变得光明了。「其实,我有些话要告诉你们。」「……什幺?」「抱歉,我比你们更早登上大人的阶梯了。」「那是……」「消息是真的吧?」「啥?消息?」「那个……就是你跟下川的关係?」「岂有此理。交往就应该清清白白的交往啊。」「对啊,怎幺可以在结婚之前就不是处男了?」怎幺说?跟我想像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应该更羡慕才对吧……果然怪怪的。这幺说来,清清白白的交往,我跟久美有算吗?我发现一件事情。虽然打过砲了,但我们都没有告白。这算什幺?砲友吗?至今都没跟女生说过什幺话,不太清楚。而且,感觉还是别跟这些损友问的好……而且,现在也不是跟久美确认的时候。结果,我一整天都在烦恼这种问题。「咦?那是真的吗?」「真的真的。久美真有一手呢。」午休时候,女生们都知道久美从处女毕业了。「吶吶,你真的跟久美做爱了吗?」「真的啊。」「啊、失败了!如果我早点开口的话,明明也有机会的!」而且,女生们还特地跑来找我。听见回答后还很不甘心。不过,通常起鬨的应该是男生这边才对吧……「呼,终于被释放了。」「辛苦了。」「嗯。大家都很在意我跟你的关係呢。」这幺说后,明明是在教室里,久美却勾住我的手。「喂,大家在看啊。」「没关係,这是要用来补充你的成分。」「那是啥啊?」「像这样抱住,就能让我有精神了。」这幺说后,久美用胸部贴着我。超软的。「喂,他根本没在抵抗啊。」「在别人面前不觉得丢脸吗?真不是个男人。」「呜呜,久美故意炫耀给我们看。」「肯定做过那种跟这种事了吧?光是想像就很兴奋了。」男女反应一样反过来。总觉得,久美是故意做给大家看得。我是很爽啦,但还是觉得怪怪的。「抱歉,被你们看见了。」「……感情很好啊。」「可以不要过来吗?我们可不想被认为是跟你同一挂的。」「喔,抱歉。」休息时间,我再次跟损友们炫耀,换来冷淡回应。说是嫉妒,更应该算是被鄙视了。男生们的反应,让我感觉越来越奇怪。「放学了!」準备回家,我走向久美那边。今天要不要来我家?目的当然是SEX!在我的房间,就能做爱做到饱了。「久美,回家了。」「啊……抱歉。今天我有事情。」「啥?」「妈妈打电话来,要我回去帮忙做家事……得早点回家才行。」「这样啊……」「对不起!下次一定没问题的。」似乎感觉我有些失落,久美连忙补充。不能害女生担心吧。「不必担心。家里有事就没办法了。那就下次吧。」「嗯,真的很对不起。」久美道歉后,离开教室。「接着……要做什幺?」不过,我是回家社的,没必要留在学校。自己一个人回家吧……「失礼了!那个、请问藤间学长在吗?」突然,听见很有精神的声音。看过去,入口站着一个像是辣妹的女生。「啊,那个一点都不帅的学长,藤间有在这里吗?」一点都不帅……这句话让我很受伤。「如果要问藤间的话,应该是我。」「咦?真的?」「这个班上的藤间就只有我一个啊。」听我说完,辣妹进来教室了。然后盯着我看。「是这样啊,嗯~仔细看看也不错喔?」「找我有事?」「啊,对了,其实我有事要找学长。」既然对方不认识我,当然就是初次见面。而且,我并不认识这种像是辣妹的女生。「叫我学长,妳是学妹吗?」「当然啊。我是一年级的石山未奈央。夜露死苦。」说完后,眨了眨眼。不过,我不认识这幺可爱的辣妹学妹啊……「对了,学长是藤间和也吗?」「是啊……为什幺知道我的名字?」「那个,学长目前在学校的女生当中超有名喔。」「啥?」不太懂,但我很有名?「因为,你跟下川学姊干过了吧?」「咳!」过于直球的发言,让我吓到咳嗽。这幺年轻的女生,太可怕了……虽然说的是事实啦。「没事吧?学长。」「还好……」「然后,有些话想跟在性方面很有经验的藤间学长谈谈。」「也对。」因为发言太有震撼力,让我忘了。「找我有什幺事?」「那个呢,说起来很害羞,我呢,那个……」石山突然扭扭捏捏。刚刚明明大喇喇的,怎幺回事?「想说什幺?」「这个,事关我的自尊,不过,也没那幺夸张……」「听不懂。要说清楚啊。」「是的。那我就直接说了,我其实是个处女。」「这样啊。」「啊,刚刚学长感到很意外对吧?」似乎看穿我的想法,石山说了。「我没有。」「骗人。因为我的外表长这样啊?所以很多人误会喔。」确实很失礼,但怎幺看都是婊子型的。不过,那毕竟是外表啦。「是处女有什幺关係?又没有碍到别人。」「别开玩笑了!学长、可以听我说完吗?我不能背叛大家的期待!」「抱、抱歉!」突然变得很有气势,我下意识道歉。外表很可爱,却很有魄力。「不过,因为找不到能夺走我处女的对象,让我很困扰。」「原来如此……所以、要给我干吗?」「真的假的?」我开开玩笑,石山却很有反应。身体还贴了上来。那个表情是怎样?闪闪发亮耶。「唉呀,早知道就直说了。找上学长真是太好了。」「那个……现在有点……」「那我们就快点开干吧。请多多指教啰,学长。」「喔喔!」石山用力抱住我。接着,嘴唇也印了上来。「嗯啾……啾啾……」像是小鸟那样,轻轻吻了几下。水嫩嫩的触感真棒。「嗯啾……亲吻,比想像中更舒服呢。」「喂、突然做什幺啊?」「做什幺?一开始应该先亲吻啊?」「一开始?我刚刚就说了──」「啾啾……吶、学长,舌头可以放进去吗?」「听我说──」「那我就放进去啰……啾噜……啾噜噜……」像是要我住嘴,石山的舌头钻进来。湿润的黏膜摩擦,有种发麻刺激。「嗯啾……舌头、贴在一起……好、好舒服……啾噗、啾噗……」舌头缠得更紧。舌头一开始的动作还很生硬,然后渐渐变得大胆。「哈噗……啾啾……咕啾……这会上瘾呢……」我才刚干过久美,结果今天就跟第一次见面的女生舌吻?也没关係吧?反正是对方硬来的。我有些想捉弄她。「嗯!?嗯姆……嗯啾……」用嘴唇夹住石山的舌头,用力吸。这让石山发出惊讶声音,身体颤抖。我继续玩弄石山的舌头后,才放开。嘴唇离开,牵着一条口水细丝。「哈啊、哈啊、学长、太会亲了……让我脑袋空白……」「怎样?能听我说话了吧?」「不行、我忍不住了……拜託、学长、鸡鸡在这里给我!」石山才刚把手伸进裙子里,就立刻脱掉内裤。手摸着墙壁,把大屁股对準我。因为裙子很短,小穴看得很清楚。爱液弄湿阴道口,可以看到正在抽搐。我吞了口水。「学长,快点快点。我的这里很想要鸡鸡了。」跟石山说的一样,小穴不停抽搐,像是在诱惑我似的。啊啊、不行!我已经有久美了。还想跟其他女生打砲……不过,放着那幺淫蕩的小穴不管,反而很丢脸吧?对。男人,就应该温柔对待女生。所以,我掏出肉棒,对準阴道口。「啊嗯、入口碰到硬硬的东西了……我现在就要被干了……啊啊……光是想想就好兴奋。」石山声音很甜腻。像是等不下去了,摇摇屁股。「好,插进去了。」我抓準石山的腰部,肉棒插入。龟头撑开原本关闭着的裂缝,塞进阴道里面。「啊啊、呼啊啊……鸡鸡、真的进来了……呀嗯……啊嗯……」沿着狭窄阴道慢慢前进,前端被挡住了。这应该是石山的处女膜吧。看来,真的是处女。我腰部用力,贯穿处女膜,一口气插到底。「好痛!嗯啊、嗯嗯、鸡鸡、插到底了……嗯咕、嗯嗯……」「全部都进去了。」「真、真的?这就是打砲吧。这下子我就不是处女了。」「说什幺啊?打砲现在才开始。」「咦?学长……呜呜……!啊啊、啊啊……鸡鸡、在里面动着……嗯嗯、啊嗯……」我开始慢慢抽插。石山的阴道很窄,还有些僵硬。为了让阴道习惯肉棒,我来回抽插。「嗯啊啊、这、这是什幺……又硬又粗的东西、在肚子里面进进出出……啊啊……嗯嗯……」「不是只有插进去,像这样用肉棒摩擦阴道,在性爱中是很重要的。」「啊啊、啊嗯……学长的鸡鸡……在我的里面摩擦……呀啊啊……明、明明很痛、却感觉怪怪的……」淫肉蠕动,吸住肉棒。往里面插进去,感觉到爱液涌出来,湿润阴道。「石山的小穴,被爱液弄得溼答答的。兴奋了?」「因、因为、终于可以做爱了,怎幺可能不兴奋……嗯嗯……」肉棒顶进去,石山身体后仰。持续抽插,阴道慢慢熟悉肉棒了。「学、学长又是怎样呢?」「啥?」「我的小穴、插起来舒服吗?」阴道夹紧后,石山询问。很在意自己的小穴,也太可爱了吧。「是啊。石山的小穴很紧,很爽。」「真、真的?」「我有必要说谎吗?」说完,我继续抽插。外表明明是个辣妹,身体却是处女,这让我更兴奋了。「啊啊、啊嗯……鸡鸡太棒了……这绝对忘不掉……」「接下来才会更舒服啊。」「嗯嗯、鸡鸡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啊啊……这幺插的话、听见色色的声音……嗯嗯……」抽插一段时间后,石山的小穴熟悉肉棒了。证据就是小穴不再过度僵硬,而是有着湿润触感。「啊嗯、啊啊……这就是、做爱……呀嗯……里面、一直顶到……呀啊啊……」「让妳更爽吧。」「是、是的、拜託了……磨擦我敏感的地方……呀嗯……啊啊……」只有我们两人的空间,响起肉棒进出滋啾滋啾的声音。我加速抽插。「哈啊、哈啊、比我想像中更舒服……啊啊……能够摆脱处女,太棒了……」石山的小穴很紧,一直夹住肉棒。龟头摩擦阴道壁,让石山的背部发抖。「啊啊、学长、感觉好棒……身体、好像有电流跑过……呀嗯……啊啊……」「说是第一次,声音却很享受啊。」「因、因为、鸡鸡太棒了……啊嗯……」从后面插进去,石山呻吟。小穴流出爱液。爱液让肉棒进出更顺畅了。像是把爱液重新塞回去小穴似的,继续抽插。「啊啊、啊嗯……啊啊……不行……」每次顶到深处,阴道就夹到肉棒会痛的程度。肉棒继续在溼答答的小穴里抽插。淫肉收缩,简直像是用手握住肉棒似的。一样的小穴,触感跟久美不同。「啊嗯……刚刚、学长把我的小穴、拿来跟别人比较吧?」「没、没有……」「骗人。女孩子这种事很清楚的。」女人的第六感吗?挺可怕的。「而且刚刚听到我的问题,肉棒也吓到、跳了几下喔。」原来如此,因为插在体内,或许感应到我的思考吧。「抱歉,我会好好享受石山的小穴。」这幺说后,腰部摆动摩擦肉襞。「这、这是、呀啊啊!刺激、太强了……啊啊嗯……」「石山的这里很敏感对吧?」腰部摆动,摩擦肉襞的某个点。淫肉也跟着夹紧,让我更爽了。「呀嗯、嗯嗯……鸡鸡、太棒了……嗯啊啊……小穴、感觉好高兴……嗯嗯……」石山的阴道夹紧。快感源源不绝,让我快到极限了。「石山,我要射了。」「咦?射、射什幺?」「精液啊。把你的体内灌满。」这幺说后,开始最后冲刺。肉棒前端膨胀,告诉小穴说快要到极限了。「啊嗯、学长的鸡鸡、又变大了……啊啊、跳个不停……嗯啊啊……」「石山……射了!」抓住屁股,把肉棒塞到底。前端碰撞到底部的瞬间,快感炸开。「咕……」咻。「啊啊啊啊啊啊、真、真的出来了、学长热热的精液、注入体内了!」石山尖叫,背部后仰。阴道强烈收缩,代表高潮了吧。「好爽……谢了。」「啊、等等、学长、还不要拔出去!」「啥?」「这样子、根本不够……拜託、继续插。」石山用眼神哀求。「而且,学长的这里也像是说还不够喔。」阴道夹紧还没萎缩的肉棒。想了想,回答。「没办法。那就继续干了。」「啊嗯、好高兴。」接着,我们继续享受彼此的身体……「哈啊、哈啊、SEX太棒了。」「那就好……」好不容易,石山表情终于满足。直到她满足之前都一直干。我也很爽就是了……「不过,学长真的很厉害呢。我虽然是处女,性慾却很强,竟然可以满足我!」跟之前的呻吟声也差太多了吧。「吶吶,说不定我们的身体很合得来喔?」「这个嘛……」「不会说只有一次就好吧。所以,之后也要拜託学长啰。」「别擅自决定啊……我已经有久美了。」「咦?不过没有交往吧?」石山这幺说,让我说不出话。实际上,就算有告白,也没有说要交往。只有打砲而已。「那不就好了吗?既然没有女朋友的话,就可以做爱吧?」石山说得很乾脆。这样真的好吗?「啊,可以给我你的信箱吗?」「啥?」「嗯,因为都做过了,加敬称的话感觉很有距离吧?可以叫我未央奈喔。」「喔。」「之后请多多指教啰。」石山……未央奈的笑容,让我再次想想目前状况。被学园偶像逆推之后,接着是辣妹学妹……都是我原本高攀不起的女生……想想今天一整天,还是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