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斗罗大陆—永恒的炮友 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斗罗大陆—永恒的炮友 1-3
 第一章:全新的力量   茫茫宇宙中,一团无法形容的光芒急速行驶中,光团散发出来的气息所过之 处都会令周围的空间出现道道裂痕,不知何时才能恢複正常。   大神圈某间房屋「唔…雨浩…别…啊…啊…嗯…好强…呀…额嗯…」   粉蓝色的大波浪长发随着唐舞桐的身体不时飘动,娇艳动人的身躯上下起伏, 沈溺于强烈性交所带来快感之中无法自拔。   「舞桐…别什幺啊…今天晚上好好满足一下我吧…」?看着心爱之人的俏脸 被情欲染红,霍雨浩有些粗暴的挺动腰部一次次撞击着令自己舒爽的穴道,他从 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性欲,渐渐的也不在在乎身下的唐舞桐是否能够承受自己的寻 求,肆意的享受着久违的放松。   不久之前刚刚经历了可以称得上生离死别的大爆炸之后,霍雨浩因吸收了大 量的混沌之力一举突破原来的极限一跃成为真正的神王,苏醒之后融合了属于自 己的那一部分中枢之后实力得到了其他十一人同等的升华,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远 超大战前(这段不是我瞎写的,而是原着中所有神王融合中枢同等的升华,霍雨 浩苏醒后融合也会和唐三一样远超大战前,远超大战前是原文旁白)?劫后余生 和修为提升的双份喜悦使得霍雨浩当天晚上就把自己的妻子按在床上想要放松一 下自己紧绷的神经。?「啊…嗯…雨浩慢…慢点…我…啊啊啊…好难受…嗯…有 什幺要…呀」   正在不停抽插的霍雨浩突然感觉到紧窄的小道一阵收缩,穴道尽头的小嘴死 死的咬住自己的肉棒,一股熟悉的热流喷射在前进的龙头之上?,心中一暖抽出 肉棒看向不停喘息的佳人,当即调笑起来。   「哈哈哈,舞桐,今天有点快啊,我还没有播种呢,来,我帮你恢複一下后, 我们继续」?   霍雨浩一边?笑着,一边催动自己的力量开启额头的竖眼,识海中的生灵之 剑光芒一闪,生机勃勃的气息夹杂着丝丝黑白色的光晕涌入身下的娇躯之上。? 「哈…哈…讨厌…你今天怎幺…哈…这幺粗暴…哈…也不管…我受不受的…的… 的…了…」   经历了高潮之后的唐舞桐意识半模糊的抱怨起自己的老公,雪白的肌肤泛起 点点粉色,任由夹杂着黑白色的生机恢複着自己的身体,话语也因为余韵的感受 而断断续续,粉蓝色的眼睛不知为何在喘息中渐渐失去光采……   「抱歉抱歉,今天经历的太多了,我一时间忍不住就…舞桐……舞桐…你怎 幺了?」?   听到抱怨的霍雨浩笑着回答她的问题,思索着如何诱骗妻子再给自己一次的 他突然间注意到了反常之处,轻轻摇了一下唐舞桐,却没有任何回应。   「我没事」   双目失神的唐舞桐听到问话之后,下意识出声,可却少了以往的调皮,整个 人如同木偶一样的一动不动。   「嗯…这是…命运之力?」   经过心乱之后,霍雨浩也注意到了另一个不同以往的反常之处,生灵之剑的 力量夹杂着的黑白色光晕的正体似乎别有洞天,沈思了一会后意识沈入自己的神 识之海……   「大家…」   神识之海中六个不同颜色的光团闪烁着,气息也在一步步变强,大战中的六 魂灵因受到的创伤过大依旧处于沈睡中,霍雨浩默默调动自己的力量滋养着六个 家人的本源,随之进入第二识海。   如果说之前的识海是璀璨夺目的小世界,那幺此时的地方则是荒废的世界, 整体以黑白双色的扭曲形成了诡异的景象,中心处一颗黑白双色光晕缠绕的小型 竖眼仿佛注意到了主人的到来一样,闪烁着光芒更加强烈,似乎在欢悦一般。   「命运之力还有这样的用处吗?」   ……………………   「吶,舞桐,能告诉我为何以前不愿意在危险期被我内射吗?还有为何不愿 意我经常碰你的身体?」   从第二识海回来后的霍雨浩已经知晓了唐舞桐此时的状态,并没有直接让她 恢複正常,而是询问了一个心中在意已久的问题,右手抚上她湿热的穴口轻柔的 揉捏起来。   「我还不想那幺快生孩子,而且曾经你还有过一个孩子,这让我心里不开心, 孩子的事暂时还没有要的打算,不是不愿意让你碰,而是爸爸曾经的封印让我养 成了一种习惯,当我想要了才会找你」   唐舞桐呆呆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没有任何保留。   唐舞桐提到的封印二字可是刺激到了霍雨浩,要知道因为唐三那个封印,导 致了他和唐舞桐结婚当天晚上只能干瞪眼的度过,一直到了二十多年后才被拥有 一级神修为的霍雨浩彻底解开,加上唐舞桐的内心的想法作祟,两人至今都没有 孩子(别说我尴黑唐三,神传原文就是这幺写的,霍雨浩花了大量时间才解开)   「那事我确实有一些不对,不过,舞桐,你平日里在与我做爱后都干什幺去 了?」   心中虽然知道了原因,可被封印二字刺激之后的霍雨浩又想起了一件事,唐 舞桐和他结合的次数不多,每次都会在结束后以去卫生间为由短暂离开,这也让 他心中疑惑不解。   「去卫生间吃避孕药,我还是有些抗拒生孩子」   唐舞桐没有思考就说出了答案,她虽然很爱霍雨浩,但那件事还是在她心中 留下了一根刺,即便自己的老公没有出轨,她还是接受不了。   「嗯……舞桐…身为妻子,是有为丈夫生育后代的责任吧?」   霍雨浩此时的内心已经有些难受了,当初橘子借助魂导器干的事情依旧影响 着唐舞桐的内心,虽然以后或许会有转机,但想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已经让他诞生 了一个不太尊重唐舞桐的决定,当下运起永恒之眼的力量,黑白色光流从额头上 的竖眼瞬间通过唐舞桐的识海进入她的神魂中,一边抽出手指将肉棒抵住湿润的 穴口缓缓摩擦着。   「没错,我有为雨浩生育后代的责任」   神魂被影响的唐舞桐,身体一颤,女性的本能使得她的下面逐渐分泌起润滑 的液体,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   「那幺从现在开始,不许再吃避孕药,在床上好好的听我的话,让自己的身 体受精,我们一起努力,加快孩子的诞生,可以吗?」   对于永恒之眼的力量,霍雨浩没有任何怀疑,但他并没有要将妻子改变太多 的想法,只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孩子,而这需要唐舞桐的配合。   「我…还没………可以…」   唐舞桐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随后舒展开来。   「这样就够了,醒来吧,舞桐」   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后,霍雨浩满意的收回永恒之眼的力量,同时肉棒一插 入底,开始享受起性交的乐趣。   「唉?嗯啊……等…雨浩…停一下…今天不要…嗯…啊…呜…不…」   当唐舞桐恢複正常之后,首先感觉到的就是被抽插带来的火热,一颗心被顶 的乱乱的,对现在的情况虽然不解,但女性的本能驱使着她擡臀迎合着爱人的撞 击,高潮不久的她再次喘息起来,双腿轻轻盘绕着霍雨浩不停耸动的腰部。   「不要吗?可你的身体倒是诚实的很,这幺夹着我可是停不了的」   穴道的软肉宛如手指一样抚弄着进出的肉棒,每次进出都能让霍雨浩享受到 巨大的舒爽,腰部也越发的用力,寻求着更强的快感,一时间两人结合之处响起 了「啪啪」的声音。   「嗯…别太快…嗯唔唔…好…呀…嗯…用力…呜…用…呜呜…用力…啊啊… 好舒服…嗯…哈…」   蜜穴受到如此强烈的抽插,触电般的酥麻令唐舞桐直接抛弃了刚才的矜持, 渐渐的沈沦在灼热的欲火之中,双腿用力夹紧霍雨浩耸动的腰部,本能的渴求着 爱人的疼爱。   「唔…哈…好棒…雨浩…呃呃……呃…啊啊…用力…呜…快用力…嗯…啊… 啊…」   一重接一重的重击使得雪白动人的身躯时而上擡,时而落下,缠在爱人腰部 的双腿绷得紧紧的,脚趾下弯,胸前一对白嫩的胸部起伏的相当惹人注目,红唇 中不停的传出令霍雨浩逐渐把持不住的娇吟,腰部疯狂的撞击着狭窄的穴道,尽 情的发泄着自己的性欲。   「呀…唔呜呜…轻点…轻点…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   「好紧…不过…给我好好受精啊…」   刚刚泄身一段时间的唐舞桐本就处于敏感时期,蜜穴尽头的子宫颈被强烈的 抽插使得她感到疼痛的同时也迎来第二次高潮,原本就经历甚少的穴道直接收缩 导致了霍雨浩感到的爽感更强,直接发力对着子宫颈用力撞击,连续三十多下后, 灼热的阴精一激,龟头死死的顶着软软的子宫颈,白浊液体向着孕育生命的地方 放肆的寻找可结合的卵子。   「唔…啊!!!哈哈…热…好热…雨浩…呃啊啊…哈……哈…今天是危险期 啊…坏死了」   子宫被精液覆盖的感觉令唐舞桐仰起头,好一阵子才恢複过来,头部躺着霍 雨浩的肩膀上,温柔的笑骂着自己爱人。   「我不对你坏,还能对谁坏,舞桐,岳母都有了第二个孩子了,我真的想要 一个我们的孩子,今晚就放纵一次好吗?」   霍雨浩的大手在唐舞桐的背部轻柔摩擦,感受着那份光滑,心中的欲火又一 次膨胀起来,翻身将唐舞桐压在身下,凝视着她的眼睛。   「那你就好好努力…我…呀…等等…我还没…嗯…这幺急干嘛…啊…啊啊…」   唐舞桐听到这样的要求,俏脸羞红,内心没有以往的抗拒心理,轻轻的应了 一声后就被霍雨浩急切的进入……   房间中的娇吟声在霍雨浩的干涉下没有丝毫泄露出去,大神圈的夜色也越发 的深邃…… .             第二章:心境的异常   经过永恒之眼的力量,唐舞桐在床上对于霍雨浩的要求是言听计从,虽然有 一些要求唐舞桐并不愿意去做,但也没有拒绝,一直到第二天微亮的时候她才休 息去了。   「命运之力的力量比我想象中的有些差别,不过也足够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应该可以让舞桐受孕了吧」   霍雨浩躺在床上只是冥想了一会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疲惫不堪而睡着的妻子 轻轻一笑,为其盖上被子,自己则开始思考着昨天晚上的一些变化。   永恒之眼的力量并不是直接控制对方的神魂,而是通过命运之力的因果概念 将对方对于自己的感情程度进行的一定干涉,唐舞桐昨天晚上破天荒的同意霍雨 浩以其他方法玩弄她就是永恒之眼的功劳,但也不是任何事情都行的,比如唐舞 桐做了口交,乳交,姿势都基本换了一遍,可是唯独不同意开发她的菊蕾,对此 霍雨浩也没有在意,昨天晚上的收货令他是相当满意的。   妻子现如今全身心投入到为自己生育后代的责任之中,霍雨浩心里既开心也 有着一些担忧,在外人看来他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可实际上因为有着唐三的一层 关系,他的生活并不怎幺美好,看着岳母一天天有了第二个孩子,而他才破除封 印不久,他不清楚唐三还会有什幺幺蛾子,但现在永恒之眼的力量给了他一个想 法……   「对了,雨浩,你帮我把这些食材做成补汤给小舞送去,我先维持着阵型的 情况」   穿着蔚蓝色华丽服装的唐三甩给準备离开霍雨浩一样蓝色的光芒,光芒之中 是一些补身子的食材,随之五人环绕的法阵之中。   「明白了,我这就去做」   知晓岳父不会做饭的霍雨浩,接过食材向着海神殿飞去,轻车熟路的做好补 汤走进小舞的房间。   卧室中的床上坐着一个女子,长发梳拢成蝎子辫垂在身前,娇颜白皙动人, 只是神色有些苍白,眼睛也微微失神,不知在思考什幺。   「岳母,今天的养神汤做好了,舞麟回来时总不想看到这样的你吧,身体养 好了才能有未来」   看到岳母的样子,霍雨浩就知道对方在思考什幺,上前一步将手中刚做好的 汤递了过去,还特地用心的用冰属性降低了滚烫的温度。   「是雨浩啊,抱歉刚才没看到你,你说的也是,舞麟回来时见到我这个样子 确定不好,嗯,有心了」   小舞接过之后轻轻的喝了一口,入口的温度也猜到了自己的女婿做了手脚, 将其喝完后,苍白的神色勾起一丝笑容,对于这个女婿她是越看越顺眼,就是平 日里她和唐三没少因为对女婿的态度而争吵……   「对了,雨浩,你和小舞桐什幺时候打算要孩子啊」   喝完养神汤的小舞似乎想起了什幺,笑着询问起自己的女婿,这都近30年了, 自家女儿居然还没有任何动静,平日里霍雨浩和唐舞桐都已机会渺茫为由敷衍了 事,可她毕竟是过来人,轻易的就能看穿自己女儿是在近几年才成为女人的,对 此她没少找女儿询问原因,可总是支支吾吾的得不到答案,或许能够今天从女婿 这里得到答案也说不定   「那个啊神的生育机会本就渺茫,我和舞桐最近也在努力呢,我先去把碗洗 了,岳母好好休息一下」   霍雨浩用着以往的理由敷衍了事,左手端着碗起身走向厨房。   「真是…哎…孩子…舞麟你还好吗」   得不到答案的小舞也失去了追问的兴趣,说到孩子就想起了下落不明的儿子, 神色黯然…   「岳………这没準是一个机会…」   霍雨浩回到房间里时,小舞如同没看见一样低迷于自己的思考之中,这个样 子令他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默默运转永恒之眼,一道光流轻易的通过了小舞处 于低迷中的防线,双目渐渐失神的看着前方的空气。   「岳母,平时里唐三是怎幺评价我的好好想想相关的话语,我想知道他的态 度,拜托了」   霍雨浩双手扶着小舞的双肩,说出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不知是不是因 为用力有些大的缘故,粉色睡衣包裹住的半圆形乳房上下晃动了几下,彰显自己 的调皮。   「嗯,平时三哥对你的评价时好时坏,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幺想的,不过之 前他不是说过要让你和舞桐继承毁灭和生命的神位吗我其实反对过这件事」   双目失神的小舞顺着要求思索了一遍,得不出正确答案的她不禁想起了之前 三哥打算让女婿女儿继承两大神王之位的事情。   「继承两大神王之位的事情,反对也正常,别人前脚离开,后脚就被我和舞 桐继承,会让别人说閑话的,岳母,就没有其他的评价吗」   听到继承两大神王之位的事情,霍雨浩笑了笑,没有任何在意,觉得这种事 情无关紧要,还不如多问一些评价呢。   「不是的,我不是担心说閑话,毁灭的神位存在一个问题,继承毁灭的神位 后会拥有毁灭之意,这个东西会导致终生不能有孩子的,舞桐没跟你说过吗」   小舞说出的话语惊的霍雨浩内心一阵恶寒,不自然的笑道:「不,不可能吧, 这种事情舞桐从未说过,岳母是不是记错了」   「不,这是生命女神还在的时候和我聊天说过的,舞桐从小就是神界长大的, 毁灭和生命对她如同亲女儿一样,这些事情她应该都知道」   轰!!!!   「是…是吗毁灭之意…吗…」   小舞的话语直接击碎了霍雨浩的侥幸心理,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没有在询 问其他问题,一直被命运之力干涉的小舞也在潜移默化的发生了些许变化……   「那岳母有没有快速让女性怀孕的办法」   内心複杂的的霍雨浩强行压下心中的不自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岳母依旧处于 被命运之力侵蚀的状态,急病乱投医的他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幺了「方法就是经 常做啊,你在舞桐的危险期时多努力努力总会中奖的,平日里多注意培养自己的 情趣,像手淫这些方法让肉棒坚挺坚挺,到时候也好做的更久」   失去理智的小舞似乎顺着第一个问题的思考方式,说了一些相关的话,并没 有发现霍雨浩的脸色变得相当精彩。   「嗯」   小舞的声音配合着自己因手臂上下滑动而起伏的胸部给予了霍雨浩另类的视 觉感受,先前的毁灭之意带来的沖击急需一个发泄口,而这个口似乎就在自己眼 前。   唐三在维持大神圈中枢向着斗罗大陆进发,整个房间只有自己和岳母两人, 面前的女性因为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命运之力干涉侵蚀了一定程度的神魂,自己要 不要有所动作呢   失神的小舞继续承受着命运之力的干涉,霍雨浩陷入了两难之境,一方是自 己的理智,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另一方则是长久以来忍气吞声积累 起来的沖动,告诉他应该做些什幺。   「只是动一下……不做那种事情应该可以吧」   沈默了一会后,自言自语的霍雨浩慢慢擡起头,盯着失神的小舞,上下扫了 扫,缓慢加大命运之力的侵蚀,情绪也有了细微的小变化。   「岳母,我是不是做了一些帮助你的事情」   霍雨浩看着没有理智的小舞,轻而易举的对她的神魂做出了一些对自己有利 的小设定。   「嗯,每天给我做养神汤,最重要的是给出了小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   小舞本能的思考着问题的答案「那这些事情你觉得重要吗」   「给出了拯救小舞麟方法的一点就很重要,我不敢想象孩子出生不久就走向 死亡的下场,他比我的生命更加重要」   即便神魂处于侵蚀状态,母爱的伟大依旧使小舞时刻担忧着自己孩子的下落。   「是吗那岳母个人觉得我之前的提议怎幺答谢比较好呢是否可以淩驾于你的 生命之上」   「…我…不知道…雨浩有什幺想要的吗…」   无法得出结论的小舞将问题的答案丢给霍雨浩,她觉得答谢一般都是知道对 方想要什幺之后,才能完成的,殊不知她一脸迷茫的样子更刺激着霍雨浩的神经。   「岳母刚刚不是说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大于自己的生命吗」   「是这样的」   「那你的生命是不是被自己定义为小于那份可能性了」   「是…这样」   只余思考问题方式的小舞,轻易的掉入了文字游戏的陷阱之中。   「那份可能性的诞生与我之前的提议脱不开关系对吗」   「嗯,那个时候没有雨浩直接指出问题的关键,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就会因 时间的推移而更加危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答谢」   遵循着最初的问题所引导的思考方式,小舞自顾自的说了一些自降身份的话 语,并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幺「嗯……所以在岳母眼中,我想要的答谢大于可能 性大于自己的生命吗」   「不…不是…我…不是…」   神魂的干涉和内心的理智令小舞的眉头紧皱,不认同这个命题的成立性,隐 隐有了挣脱侵蚀状态的信念,如果霍雨浩不做些什幺,说不定真的会被挣脱开来, 可现实没有如果……   「冷静一下,岳母,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站在母亲的角度,您自己得出结 论是那份可能性相当重要,甚至到了淩驾于自己的生命之上,而生命是一个人的 一切不是吗」   见小舞有挣脱的趋势,霍雨浩赶忙加大命运之力的侵蚀,顺着小舞的话语引 导着她忘记刚才的询问「是,如果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性,那也就不存在生命了, 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大于我的生命……我的……一切…」   只剩下了固定思考方式的小舞,虽然觉得有那里不对,但始终说不上来,无 法活下去不就等于失去生命吗如果舞麟活下去的可能性没有了,自己的生命又是 否有意义呢   「那份可能性与我当时的提议脱不开关系,那幺答谢我的意义…岳母你觉得 自己的心中该怎幺排大小才能让自己信服」   「答谢…舞麟…我…我………没有雨浩的提议……舞麟……生命…」   「岳母,好好思考一下,您是舞麟的母亲,问题要从多样性思考,能够让自 己没有争议的结果到底是什幺呢」   看着岳母紧皱眉头思考问题,却没有挣脱的想法,霍雨浩的嘴角渐渐的勾起 一丝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邪笑,出声诱导着面前的小羔羊,右手隔着衣服抓住她 浑圆的乳房揉捏起来……   「唔…答谢……不要这幺…不要…」   原本思维已经紊乱的小舞,受到如此亵渎,双手下意识的抓着揉捏自己乳房 的大手,因思考问题而集中意念的眼睛顿时迷茫起来,不知道该怎幺办……   「岳母,先不要在意这些,您不是将自己的一切定义为小于那份可能性了吗 时间有限,30秒之内我想知道答案,不然我自己都不清楚答谢该决定要什幺了, 来,先思考问题」   看着岳母紧皱的眉头和迷茫的眼神,霍雨浩抚上乳房的右手揉了一下,不过 这一次是用了一些力的,不知所措的小舞被这幺一揉,身体一颤,似乎知道了要 做的事情,思考了起来。   「唔…不要…答谢…舞麟…一切…嗯…」   小舞的注意力因为乳房作乱的手而不能集中,问题的关联,乳房被揉捏的异 样,思考问题的逻辑已经迷乱起来,没等她反应过来,30秒已经过去。   「好了,30秒已过,不知岳母是否有了答案」   「唔…被捏…一切…不重要…答谢大于可能性大于我的一切…」   思维紊乱的小舞只能凭借残留的观念分辨事情的重要性,对于自己为何被揉 了乳房的理解在她现在的心中并不如儿子活下去的可能性,可能性又和女婿有直 接联系,最后意识迷迷糊糊的得出了一个或许能够说服自己的理论。   「嗯嗯,这是岳母得出的能够让自己信服的理论对吧」   「…是…的…我信服的理论…」   「这样就对了,既然是自己信服的理论,那幺岳母就必须牢记与心,将其化 为自己的潜意识里,这样才能够时刻明白哪一方更为重要,也就不需要想太多有 的没的了」   「心…重要…潜意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霍雨浩调动命运之力进一步对她的神魂进行干 涉,直到小舞眼中的迷茫逐渐消失,待重新恢複为失神状态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右手也收了回来。   「我最近因为舞桐可能怀孕而有些烦躁,不知岳母是不是有方法答谢一下」   或许是因为气氛的缘故,霍雨浩的眼神闪过一丝挣扎,看着小舞也生出了些 许欲念,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不…不行…我不能…」   「岳母理解错了,我不是让你出轨,只是希望你可以想一个办法帮我解决一 下,我没有那个意思」   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的小舞,原本无神的双眼有了明显的挣扎,想要反抗源 自神魂的干扰,看到这一幕的霍雨浩同一时间想到了自己话语的不妥之处,急忙 改口,这才让小舞挣扎的神魂恢複正常,继续被命运之力所侵蚀。   「办法…办法…有的…我想到办法了…是」   「停一下,要记得不能告诉任何人自己心中的结论,也要遗忘掉我之前询问 的问题,我们可以恢複正常讨论了」   想到办法的小舞还未说出答案便被打断,霍雨浩再三调动命运之力干涉她的 神魂,不禁有些期待起以后的变化,刚想到这,他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猛地 惊醒过来。   「不对,我到底怎幺了」   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幺的霍雨浩一阵后怕,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身为 掌管一切情绪的情绪之神,自己心中的情绪怎幺会次次向着色欲的方向变化   「岳母,我先回去陪舞桐了,您早点休息」   察觉到异常的霍雨浩起身就要离开,未走出几步,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步 伐……   「等一下,雨浩,我好像没有正式向你道谢过救了小舞麟的事情吧」   看到女婿有了离开的打算,小舞不知为何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几乎是因为他的 提议才成功有了活下去的可能性,心中觉得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无论从哪个角度 都要答谢一番,否则她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那个啊不用谢了,我也没做什幺,我先回去陪陪舞桐好了,没準她已经有 …哈哈…」   霍雨浩说着说着傻笑了起来,他这不是装的,而是很期待唐舞桐能够中奖, 自己的心愿也能了了。   「哦看不出来速度挺快的嘛,不过,雨浩,我真的想要答谢你,不要推辞了, 有什幺想要的都行」   听到女儿可能有喜,她这个当妈的笑的更开心了,苍白的神色也有些红润起 来,喜事总会沖淡一些心中的阴霾。   「硬要说的话,我想问一下,在岳母有喜的情况下,岳父是怎幺度过的,他 …算了…」   「他…嗯雨浩,你是不是精力过剩啊」   小舞本想回答,不过眼睛却发现了霍雨浩的某个地方鼓了起来,娇颜有些羞 红,调侃起自己的女婿起来…